陶艺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书画知识
分享到:

浅谈“透视法”在中国画中的运用

2016-05-13 06:31:44 南京松砚阁陶艺馆 已读

  中国画“透视法”的形成,是人们通过肉眼对自然事物的长期观察而形成于大脑中并转化为概念的东西,进而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现在绘画之中。中国画最基本、最重要、且贯穿始终的“透视法”,我们也可以称之为“远法”。而“透视法”,是绘画术语,于中国画创作而言,“透视法”属于技法。画家在作画的时候,把客观物象在平面上正确地表现出来,使它们具有立体感和远近空间感,这种方法叫“透视法”。因为透视现象是近大远小的,具有纵伸关系,所以也称为“远法”。中国画“远法”的“远”,既有远离的意思,也有“使之远”使动的意思。它要把一切要面对的事物,通过“远离”,“使之远”的办法放在一个特定的人文空间中去表述。当然,这个“远法”的远,还包含着时间的久远与空间的远大。

《清明上河图》(局部)北宋·张择端-中国画中的透视法

《清明上河图》(局部)北宋·张择端-中国画中的透视法

  从最初绘画中彩陶纹样开始,就采取了首位相连的环绕物一周的文化样式,这形成了中国古代纹样很主要的一个特点-循环与周全。随着社会文化的发展,国画从纹样中独立出来,形成了横幅、条幅、卷轴、扇面等绘画样式,这也与人们双目视物的习惯相吻合,这样的视物的方式给我们带来的视觉结果,必须解决如何把自身跟对象作为一个统一的空间作出处理。画家要根据景物自身的特点,也要考虑画面的安排,反复琢磨,仔细研究,然后才经营于画面之上。人们又发现,如果画家改变主体的“透视法”,利用不同的俯仰角度与不同的行进速度,便可以因此而对事物产生不同的时空与不同的感受。画家既是这个时空中的一员,画中的对象又是这个时空的一部分,于是画中视物的位置便成了透视法解读的关键。

中国山水画中的远法

中国山水画中的远法

  五代以后,由于山水画的兴起,“透视法”逐渐成为画家们画山水的主流,于是,到了北宋时期,画家郭熙提出了观山水之法-“远法”,“远法”被当成一种画法的前提被提出,虽然许多人将其当成山水画的技巧之一,但从“远法”的实际功用来看,它已经成为中国画中“视觉方法”的归纳与总结了。中国山水画透视法的形成,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南北朝时代,宗炳就曾写过一篇《画山水叙》说明了透视学中按比例远近布置物景的法则。宗炳的《画山水序》中就说:“去之稍阔,则其见弥小。今张绢素以远映,则昆阆(昆仑山)之形,可围于方寸之内;竖画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到了唐代,王维所撰《山水论》中,提出处理山水画中透视关系的要诀是:“丈山尺树,寸马分人,远人无目,远树无枝,远山无石,隐隐如眉(黛色),远水无波,高与云齐。”可见当时山水画家都是重视透视规律的,他们不满足于用一个焦点来束缚自己的视野,多采用移动式、减距式、以大观小的散点透视法来表现无限丰富的景象。这种手法给画家带来了空间处理上的极大自由度。到了宋代,中国山水画透视法已形成了完整的体系。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说:“山有三远,自山下而仰山巅,谓之‘高远’;自山前而窥之山后,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高远之色清明,深远之色重晦,平远之色有明有晦,……每远每异,所谓山形步步移也,每看每异,所谓山形面面看也”。 “远”是一种“看法”,它有主体立足点:山下、山前、近山、有观看对象:山巅,山后、远山,有不同的视方式:仰、窥、望。北宋韩拙在《山水纯全集》中补充:“有山根边岸水波亘望而遥,谓之‘阔远’;有野霞暝漠,野水隔而仿佛不见者,谓之‘迷远’;景物至绝而微茫缥缈者,谓之‘幽远’。”这一补充非但只对山水画而言,而是对景物的“看法”,同时更加强了对时空的重视与对视觉主体的移动。渐渐的,这些远法被称为“六远法”。成了中国画最基本的视觉方法。中国画在视法中强调的远不止是“六远法”中的看法,古代所谓的七观法,其中一观是合“六远”,另外六观的步步看、面面观,以小观大(推远看)、以大观小(拉近看)、专一看、取移视。我们有了如此多的观察方式与方法,甚至在同一个画面中也有许多不同的处理方式,因而,画家在作画时要灵活运用于画面之中,以“透视法”之“远”来追求审美意境,达到画面效果的最佳。其实,“六远法”的实质也是“位置是也”,即在经营位置中以自身为中心视物的方式。我们以典型的汉画像石为例,在许多变换着的全景或运动着的场面之中,我们很明确的感觉到画家本身就是视觉中心,画幅中的每一件东西,或远离他远去,或近他而来,或往天边飞去的鸟,或向水底游去的鱼,都是以画面中心位置为着眼点来进行解读或标记的。每个看画的人也会有如同画家的感受。“六远法”的流行,各种方法的观察在国画中被参差运用,被交错使用,也由于中国画材料中各种纸的尺寸制式的变化,特别是国画中特有的“手卷”的出现,大量的“千里、万里”之履迹,“曲折迂回”之境界,“起伏变化”之场景被观察、表述,更是将“透视法”诠释的淋漓尽致。

  “散点透视法”在中国画的透视法中明确命名的“散点透视法”的表述是,画家观察点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也不受视域的限制,而是根据需要,移动着立足点进行观察,凡各个不同立足点上所看到的东西。都可组织进自己的画面上来。这种透视方法,叫做“散点透视”,也叫“移动视点”。中国山水画能够表现“咫尺千里”的辽阔境界,正是运用这种独特的透视法的结果。传统的中国画它是在一幅画中根据需要采用多个焦点透视。而“散点透视法”的中国画的构成已经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把时间和空间相结的一种表现方法。

  而西方绘画的透视法就不同了。西方绘画一般是采用“焦点透视法”,它就象照相一样,观察者固定在一个立足点上,把能摄入镜头的物象如实地照下来,因为受空间的限制,视域以外的东西就不能摄入了。这种透视只有一个固定的视点、视向和视域,作画取景也只限于在这个视点、视向所决定的视域内。西方绘画则以有限见到无限,并一往而不复返。但也无法否认西方焦点透视的根深传统,在单一的视点和静止的画面中,在纵向上塑造出变化丰富的空间,仍然可看到传统焦点透视学在形象上的完美体现。

  谈论中国画的“透视法”最终还是应当回归到画面中来,好作品中一定要有多变的技法为支撑,而“透视法”只是中国画中众多技法中的一种,画家作画过程中一定要灵活运用于画面之中。当然,所有的技法也都是为画面效果服务的,技法还应该以追求画面意境为目的,画家不能只停留在对事物外貌的描绘上,而应该通过技法对事物形象的表达传达出画的审美意境,这便是“透视法”存在的意义所在。



标签:   中国画 透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