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艺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书画知识
分享到:

浅析中国画色彩

2016-04-30 06:33:53 南京松砚阁陶艺馆 已读

  中国绘画经过几千年来的传承和发展,经过许多画家研究创新,已形成独特的形式与风格。留下来的敷色经验也非常丰富。今天,我们还可以看到不少敷色的古代绘画作品,重要的如辽阳、望都等地的汉墓壁画,西北各地的石窟壁画以及隋代绘画大师的《游春图》、唐代画家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宋徽宗赵佶的《芙蓉锦鸡图》等,这些作品距今最远的已有两千年左右,但画面的颜色还都比较艳丽,具有各种色调气氛,显示了古代画家使用色彩的才能。

http://img.sygtyg.com/20091108015257210_副本.jpg

  色彩最初来源于生活,原始社会的文明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有色彩的自觉运用。在原始时期的许多岩画上就出现了用红色来表现图案。红色成分多为赤铁矿,在岩石上平涂或线描,除红色的赤铁矿粉外,还有黑色线条可能是在其中加以木炭颗粒使其色相发生变化,体现了人类最初对色彩的运用,如周口店山顶洞人的染织品出现了红色,新时期的彩陶上绘制花纹使用的有白垩、红矾土、炭、土黄诸色,这种早期的色彩应用,意味着人类对色彩的需求以及对颜料制作的最初尝试。

http://img.sygtyg.com/zc-9342-883.jpg

  古代画家使用颜色,各有各的手法,不能一概而论。如方薰《山居静画论》中说,“设色妙者无定法,合色妙色无定方,需悟得活用”,并且隋唐、五代、两宋的画家使用的方法,在文献上很少记载,有的也仅仅“片言只字”。传统的着色方法主要有青绿、浅绛、水墨、勾勒、勾填、没骨等。

  中国画发展到现代,色彩的种类之多、研漂方法之繁琐、使用方法之纷呈,在各种专业书籍中已被系统罗列其中。文中不再赘述,只将笔者在学习和创作中对中国画色彩的一些认识逐一罗列。

http://img.sygtyg.com/120327_4e128d0f2c850.jpg

  格调第一,分别主从,彩色相合。用色应古雅,不可有艳气和火气、俗气。传统的着色方法,首先是从整幅画面上着眼,在构图的同时,已预计到用何种颜色为主色,何种颜色为从色,这样,“成竹在胸”就可能做到一幅画面上色彩相合,互相照应。著名画家陆俨少说过,“设色要单纯,要偏重一个调子,不要红一块、紫一块,绿一块,没有一个主调。但在单纯中要见丰富。有时在几种暖色之中,加少许冷色。冷色亦然,层层衬发,以达到既单纯又丰富的效果。也有在一幅画之中,分成几个段落。如有的大致分成两个段落,上段主调为冷色,下面段可以考虑用暖色,但是主调虽然不同,也要得到统一。两者之间,可用一些中间色做媒介。”可见,用色要讲究,不可随意涂抹。

  用笔第二,现在很多习画者只知线条有用笔,殊不知用色也有用笔,如着色无笔法,画面容易凌乱,色彩呈现肤浅;又如着色遍数过多会呈现腻、脏等问题。用笔是中国画表现色、墨的特有方式,“以书入画”的用笔方式体现了中国书法用笔和绘画用笔的相通性。在毛笔的皴擦、点染中,笔法的灵活和用线的优美都使中国画的色彩有其特别之处。笔墨是中国文化长久发展以来保留下来的精髓,离开笔墨谈中国画的设色是不可理解的行为。

http://img.sygtyg.com/1461931550994811.jpg

  用墨第三,现代绘画论中都把墨法和设色法分开来讲。笔者认为墨法亦是设色法,设色包括墨法。色与墨在山水画中始终以互为依附的关系出现,随着笔墨从最初简单的线状发展到形式多样的皴笔,色的表现却从最初的复杂走向单纯。墨与色的关系就像主角和配角的关系,墨在画中分量重时,色彩就相应减少,反之亦然。撇开墨,看中国画色彩,只能是宣纸上的肌理,这种肌理在水彩画、水粉画也可以觅得到,没特殊性可言。如陆俨少所说,“墨与色要起到相符的作用,做到墨不碍色,色不碍墨;墨中有色,色中有墨。互相配合,相得益彰”。笔者在作画中,画叶或山石的时候常用淡墨打底,然后再着色,使画面得到厚而不火的效果。

  用水第四,色与墨是中国画设色讨论的主要内容,可离开水它就没法成立。水起到稀释色的作用。在稀释的手段下,色彩呈现的色相将会更加丰富,在宣纸上的表现功能也会更加丰富多变。用好水,对中国画的色彩将会出现多变神奇的效果。笔者在作画过程中,在笔蘸颜色后再蘸以清水,色彩将随着水在宣纸上呈现出意外神奇的效果。局部染色的时候,笔者以干净毛笔蘸清水辅助接染,这样使画面的色彩感觉自然且浑然天成。

http://img.sygtyg.com/20109918759219.jpg

  步骤第五,中国画设色不可急于求成。要按照一定的程序和方法多遍晕染完成。设色不是蘸了颜色平涂上去,尤其在第一遍颜色干了之后,必须重加点染,做到色彩丰富而有厚重感。加第二遍颜色时,也不能平涂,也要见到笔迹。必须顺着墨色的笔路,层层加染。山水画中如遇山石必用墨在山石的阴面先晕染一遍,并不急于上色。但墨色不可太重,不然会使颜色变腻。着色时也不急于一遍完成,而是用单色辅以清水从浓至淡晕染,遍数不一,以达到画面想要的效果。最后用少量颜色加以大量的清水通染,只为是画面整体而不琐碎。传统掩盖性的矿物质颜料多在设冷色之前用暖色打底,如上石绿用赭石打底等。

  修养第六,多读书、读画使色彩精炼,洗刷恶浊,招来清灵。当代中国画色彩在依据中国之理继承原有的设色之法时,在表现形式和手法上必然要有新的突破,而这种突破的程度又必须在中国画的范畴之内。要把握这个分寸,除了习画者敏锐的艺术触角和一定的艺术修养外,其他部分来自于实际的创作经验。从当代中国画设色技法、表现形式以及借鉴的内容来看,画面肌理的制作成了表现手段,作品的色彩表现上或柔和、雅丽,或夸张、强烈,工笔、意笔的手法兼而有之;色彩的内容有来自敦煌、永乐宫等宗教绘画的影响,或来自西方表现主义、野兽主义色彩,或来自中国民间艺术影响,这都是当代画家为当代中国画色彩的推进所做的努力。

  中国画也有着自己一套完善独到的美学理论体系,因此中国画色彩的传承和发展必然是建立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基础之上。其发展和创新必须以秉承传统文化中的精髓为前提,吸收外来文化中值得借鉴的部分。千百年来,独到的美学原理一直指导着中国画的发展与创新。历史发展到今天,只有沿着中国传统的美学理论的道路,结合新的思想内容和时代特色,努力探索和研究色彩与水墨的关系,以及中国画色彩体系的表现语言和独特价值,才能体现出中国画缤纷色彩的艺术魅力。



标签:   国画 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