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艺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书画知识
分享到:

浅谈中国画的“寓静于动”之美

2016-05-06 16:55:32 南京松砚阁陶艺馆 已读

  中国画的发展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得益于中国哲学思想,“天人合一”思想是中国古典哲学的根本观念之一,是描述了事物的矛盾变化及进程与导向的思维方式。《周易本义·序》中说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太极者,道也;两极者,阴阳也,阴阳一道也。”很好的阐释了“天人合一”的辩证法观点。中国画静与动的“天人合一”的哲学性在太极图中有很好的体现,其形象中的黑白两鱼,S形的盘旋之感有永不停息之意,既密不可分,又合中有分,分中有合,黑白相生,虚实相间,寓静于动。

中国画的“寓静于动”之美

  一、中国画笔墨精神的寓静于动之美

  中国画的笔墨精神是中国画审美的主要因素,其最高艺术境界则是“气韵生动”,即能够顺其自然,随心而然的表达出艺术家所表现对象而蕴含的内在精神。中国画气韵的表现离不开笔墨,笔与墨的表现讲求天地之间阴阳合气,交融于意,然成整体,“元气未分,浑沌为一”(汉王充), 笔墨之间是相辅相成的统一体,“气韵”由运笔而生,随墨而动,“笔墨”本身为静,却能达到“生动”之效果,则是因笔墨的勾勒皴擦渗透出干、湿、浓、淡的韵律节奏,构成了笔与墨超越于形象本身所散发出气韵生动的形式美感——或刚健如铁,或柔情似水,或浑厚凝重,或飘逸洒脱……,水与墨的交融产生的美妙的协奏,幻化出独特的魅力。

  现代著名美学家宗白华说:“虚”,宇也,空间也。“动”,宙也,时间也。由此可见,“动”是宇宙自然的真相,因为时空无时不刻在动,永不停息,唯有“动”可以诠释生命。在“动”的艺术世界中,中国画中的笔墨精神,却融会了画家的澄怀为静的艺术哲思,南朝宋宗炳在其著名的中提到“澄怀味象”的理论,要想真正体悟到大自然及中国画艺术的内在精神,需置身于大自然中“搜尽奇峰打草稿”,以一种返璞归真、虚静空明的心态,借笔与墨的交融所交汇出的意象,表现人性化精神的深邃的宁静、平和心绪。

  二、中国画意境的寓静于动之美

  “动”与“静”、“虚”与“实”在哲学上本是矛盾体,但在在表现中国画作品时,则是中国画的意境美的主要构成要素和表现形式,两者相辅相成,辩证统一,达到情景交融、气韵生动、“天人合一”的艺术至高境界。南朝诗人王籍的《入若耶溪》中有一名句“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在后世传为佳唱,表现出幽山中噪与静、鸣与幽的对立统一。以“蝉噪”衬托“林静”,用“鸟鸣”表现“山幽”,动中写静,静中衬动,相得益彰,充满生气,显现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境。

风雨夜归图

风雨夜归图

  中国画的表现讲究“经营位置”,这对表现画之意境尤为重要,“计白当黑”、“虚实相应”,作者精心经营突出意境。宋代崔白的《寒雀图》,画面描绘的是寒冬季节,枯树上稀稀落落的几只麻雀形态各异,枝头还有一只正展翅凌空而下。此图麻雀的“动”更加突显出寒冬季节的萧寂;然寒冬的静谧感在麻雀的灵动感知下,有了生气和活力,静中显动,动中显静。在构图上更有巧妙之处,可注意到八只动态各异的麻雀随树枝的高低而上下错落,且首尾呼应,通过观者视线的连贯,恰好构成了横向的S型的动势,有一种运动之感。南宋画家马远的《寒江独钓图》中,采用“边角”构图法,画的边角处画一叶扁舟,上有一位老翁俯身垂钓,船旁以淡墨寥寥数笔勾出水纹,四周都是空白。画家画得很少,但画面并不空,反而令人觉得江水浩渺,寒气逼人。是冷而寂,寂而生,生而灵,灵而空的境界。石涛的作品《风雨夜归图》上明明没有画“雨”,却能让人看到雨丝,听到雨声,感到雨势,收到无中生有的效果。

  三、中国画视知觉上的寓静于动之美

  视知觉,也就是视觉思维。“知觉和思维这两者是相互作用着的:知觉中包含着思维成分,思维中也包含着知觉成分。应该把视觉活动视为一种人类精神创造活动”。绘画是诉诸于视知觉,而本身又是一种思维。这与中国画追求的“形神兼备”思想是一致的,顾恺之讲“以形写神,以神写形”,形要具有神韵,要具备精神和心灵的属性。在中国画中 “动”与“静”是与人的视知觉心理相关的,画面中若如平行或垂直的物象会给人以静谧之感,而曲折或倾斜的则会使人对其有动势之感。“动”与“静”是融合如一的,即使画面中没有动态的物象,但其中也有“动”与“静”的奥妙之处,是“天人合一”、“梵我合一”的理想境界。同理,“动”起来的中国画——水墨动画,也具有中国画特有的“境”之“静”,每一个“动”起来的水墨气境画面都是一幅美妙的“静”的中国画作,阐释了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统一、“物我合一”的崇高意境。中国画的寓静于动如“禅”,宗白华先生言:“禅”是动中的极静,也是静中的极动,寂而常照,照而常寂。 需要国画艺术创作者和欣赏者细细品味,赏酌领悟。

  四、中国画的动静相依

  “动”与“静”在艺术上是辩证统一的。在自然界中有静的事物,也有动的事物,它们本不相干,但是在哲学与美学中,“动”和“静”是一体的,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相互依存。以动显静、以静制动的手法经常运用到艺术创作中,中国画的气韵意境也因“动”与“静”的相互依赖、融合统一而更显生动、悠远。历史上,曾经有人问顾恺之说,什么是山川之美?顾恺之答曰:“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朦胧其上,若云兴霞蔚。”这就说明山川自然中山、水、云、霞、草、木是相互依存的,不是独立存在的,静谧的群山与草木立于霞动飞云中,好似云海霞雾在带动静谧沉重的山体在移动,形成一种群山郁郁盘盘、云水飞动之势。再从中国画中的“造境”和“造势”来看,“云”与“水”在中国画中诠释表现的意境之美自然不可轻觑,但“云水”更为重要的是造“势”,就是为了表达中国画的静中求动;而山体的凝重,树木林丛的郁葱浓密也是为了使“动”中显“静”。

  “静”是中国画艺术的表象特征,“动”才是生命的永恒,如同宽阔的大江,表面平静如镜,水面下则永远是汹涌流动的。如此静与动永远辩证统一的存在于中国画之中。



标签:   中国画 寓静于动 意境